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科技
第四屆青島國際海洋科技展覽會順...

2019(第四屆)青島國際海洋科技展覽會(以下簡稱“海科展”)24日在青島藍谷的青島國際博覽中心啟幕。組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說,青島國際海洋科技展覽會海洋科技主題鮮明,經過三年的專業化運作,已經成為中國國內規模最大的以海洋科技為主題的展覽會。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 > 正文

【愛國情 奮斗者】湯素蘭:為孩子寫作并相信童年的力量

日期: 2019-09-21 13:15:20    來源: 華聲在線   
分享到:

華聲在線9月15日訊(記者 劉迅)“我們走的每一步都是生活的饋贈。回過頭來看,這些讓我接觸到不同的人群,讓我有更豐厚的社會生活,這些最后都變成我寫作的素材。”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師范大學教授湯素蘭介紹道。

從1993年出版第一部作品《小朵朵和大魔法師》至今,湯素蘭共出版包括《笨狼的故事》《小巫婆真美麗》《阿蓮》等六十多部作品,這已然算是一位高產作家,在“豆瓣讀書”搜索湯素蘭,基本沒有出現過低于8.0分的作品。

兒童文學也需要觀照現實的思考

如今,湯素蘭的兒童文學作品被包括清華附小在內的全國眾多學校列為必讀篇目,深得孩子的喜愛,她坦言能夠走近孩子內心,最大的因素在于她相信童年的力量,相信成長的力量,相信孩子的創造力,她的作品中呈現的是一種與孩子平等的關系。

真正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在小巧、精致的形式下,同樣應該有深邃的思想內涵。三十年來的寫作過程,湯素蘭一直希望自己的作品更厚重一些,在中國大地上的寫作肯定離不開中國大地的問題,她最新的作品《犇向綠心》用童話的方式反映農業和農村問題,表現了她對鄉村振興的關注。

從2007年有了最初的想法,到2019年最后完成,《犇向綠心》的創作整整用了12年。湯素蘭表示,期間一直都在進行新的探索,試圖借助童話的想象空間來表達現實訴求。《犇向綠心》這部作品體現了中國文人的社會擔當,湯素蘭寫出了近十多年來那種勢不可當的城市化進程對人類聚居空間的改變,表現出知識分子的憂思。

這個故事,促進了孩子從自我的小圈子,從鋼筋水泥這個隔離帶當中走出去,擴大認知的視野,然后積極干預社會生活。這也是湯素蘭一直強調的自己相信童年本身的力量在作品中的體現。

為農村孩子撐起一片閱讀的天空

1993年湯素蘭的一個朋友從平江采訪回來,跟她提起平江某小學只有一位老師,十幾個學生,那里兒童課外讀物非常缺乏,當即湯素蘭便萌生了捐書的想法,隨即將自己編的一些書打包郵寄過去,這就是“素蘭書屋”的源頭。

這一習慣一直延續,直到2017年民進省委希望將捐書這一社會服務打造成品牌,所以就有了“素蘭書屋”。“至今以“素蘭書屋”命名的有8所,我們每次捐書2000冊,大約價值5萬元。”湯素蘭還規劃用5年時間做到30所左右的書屋。

幾年前,湯素蘭去偏僻農村調研,她帶去很多書送給當地的孩子。有一個孩子,每次看完書后都把它還回來,湯素蘭問他為什么要還回來,他說:“我怕把書帶回去弄臟了。”這句話讓湯素蘭感動好久。湯素蘭曾經也是農村孩子,她深知一本好書給孩子帶去的滋養和撫慰。

“最好的教育是自我教育,面對既定的教育資源差距,閱讀是彌補教育資源不足,引導孩子能夠自我學習的最好的方式”。這是湯素蘭捐書的初衷。“我愿意盡我的能力給更多的孩子提供書籍,讓他們能和書交上朋友。”

福利彩票20选8玩法
本網申明:本網轉載此文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有侵犯知識產權的文章,請與我方聯系必會及時處理。
更多藝術世界
更多教育